翊羽

说不定哪天就死掉了

占tag抱歉
看了新的一话,才看了20p我就失血过多了。_(:з」∠)_
童帝他怎么那么可爱,我要被他可爱死了。他一定是吃可爱长大的
(老阿姨的微笑)
所以有什么朋友和我一起来萌童帝吗

【开宝】相遇 三十题 【1】


◆cp大杂烩,每一题前会标有cp倾向,cp洁癖者可选择性阅读。
◆文内含大量我的碎碎念,请不要嫌烦。OTZ
◆借梗,原作者:你的铃堡。
◆因为是“相遇”嘛,所以各个cp之间是互相不认识的,直到相遇的时候才是第一次见面。哎嘿嘿(´・ω・`)

1、晚宴结束后的城堡里,迷路的刺客和领主的管家。【伽小】
        当——当——……教堂尖塔上的大钟被敲响,惊得在钟楼里小憩的蝙蝠争相飞窜逃出。夕阳早已逃逸,天边已经黑的十分彻底。钟声的响起,昭示着这盛大的晚宴的结束。宾客慢慢从城堡内离开,穿越庭院,在大门处各自登上马车离去。
        华美且巨大的城堡中,女仆和佣人正在打扫宴会剩下的残羹冷炙。站在大厅中央的管家正有条不紊的指挥着下人们对场地进行清扫。管家有一头少见的蓝色长发,被高高束起的长发随着管家的动作摇摆着,而他的眸子也是清澈的蓝色。
        “把那张桌子搬回仓库。”管家指挥着旁边的佣人。
       【 糟透了。】
        小心躲在桌子底下这么想着。他的养父于三个月前踏入这位领主的领地内就杳无音讯。无论他们五个兄弟姐妹在领地内怎样打听都打听查不到关于养父的任何消息,那么剩下没有去过的地方就只有领主府了。于是他们五人合计了一下便决定擅闯领主府。
        大哥开心去城堡下方的地牢探索,大姐甜心则是去酒窖寻找,花心和粗心被分配到了最大的仓库。然后最擅长潜行的老幺,也就是他,要去领主的办公室查探。然而他的哥哥姐姐们似乎忘记了,他们可爱的弟弟,是一个路痴这件事。即使背下了领主府的地图,但这对于方向感差的人来说只要转几个弯,就完全是一个陌生的地方了。
        小心原本是想伪装成宾客,然后在宴会期间就完成查探。只可惜,在他历经几个小时的迷路后,还是回到了宴会现场。并且,宴会还散场了。见势不妙的小心只好换下了那身华丽的贵族装扮,穿着一身黑色的潜行服躲在桌子底下。
        【今天已经够倒霉的了,还能有什么更倒霉的吗?】在小心默默在心里吐槽时,上帝给了他肯定的答复。那个管家要搬走这张桌子了。
        【这样下去的话一定会暴露的,必须做点什么。】
        在一阵头脑风暴后,小心拉上了自己潜行服上的面罩。
        【只能在待会有人靠近这张桌子时劫持一个人质逃走了。只要逃到领主府外面,开心大哥他们就会接应自己的。劫持普通佣人可能效果不大,那个管家看起来身份不低,就他了。】
        在两个男仆靠近长桌的那一刻,一道黑影突然从桌子下窜出,直朝礼堂中心低头清点桌椅数量的管家而去。
        “呲——”在刺客抵达之前管家蓦然抬头,以手中的东西抵上了前来的威胁。锋利的刀刃在瞬间划破了管家手中厚厚的数目表。
        【幸好领主府的东西足够多,不然这些纸根本不会这么厚。不过待会又要重新点数了,真麻烦。这刺客看起来还蛮年轻,这么小怎么就想不开来找凯撒的麻烦了呢。】
        在刺客那张微带惊讶的面孔放大出现在伽罗面前时,他的内心还在跑火车。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内,佣人们都还愣在那里。伽罗率先反应过来,一把反抓住刺客握刀的手腕。刺客因为刚刚直冲过来刺向伽罗,重心正在前倾,还没有稳过来。
         然后,在场的佣人们都看到了。那个刺客从桌子下窜出后,一·下·子·扑·在·了·伽·罗·怀·里。

(对不起我写不下去了,我承认这就是个无脑小甜饼´_>`。他们相遇了对吧?这题算完了对吧?所以放过我吧_(:з」∠)_。后续剧情是伽罗扭送着小心去见领主凯撒,然后遇到了被阿卡斯抓住的开心和被阿奇发现的花粗。然后凯撒告诉他们几天前宅博士在领主府的后山摔下来,只是留在领主府养伤而已,没有什么事。)

2、临终关怀机构里,精神的绝症病人与病恹恹的医生。【黑开×开】
(很魔性的cp哎嘿嘿。设定是开和黑开是双胞胎,但是两人被遗弃至孤儿院后,开被宅收养,黑开则是一人跌打滚爬长大。两人成年后再相遇并不记得对方。)
        一道围墙,隔绝着两个世界。墙的里边是一个白色的世界,惨白的房子里,苍白的病人穿着白色的病号服。墙的外边是一个温暖的世界,巨大的樱花树在墙边倔强的生长着,有一根枝桠不安分的探过围墙,把粉色的花瓣抖落在白色的世界里。
        三楼的重症监护室里,戴着呼吸罩的少年被一丝并不怎么温暖的阳光惊醒。酒红色的头发散漫在枕头边上,与白色的床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少年尝试起身,却在这时背后的门不偏不倚的“吱呀——”一声响了起来。
        “告诉你多少次了,好好躺在床上,不要乱跑。”戴着厚厚的白色口罩的医生推门而入,不耐烦的叮嘱着。
        “嘿嘿嘿——”少年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回头冲医生露出一个傻兮兮的笑容。
        医生没有理会少年,开始低头整理医疗器械,准备一天内必要的身体检查。
        “谢谢你啊,医生先生。每天帮我检查身体,真是麻烦你了。”
        “必要的工作而已。”
        “我觉得我今天好多了,呼吸也通畅了,身体也轻盈了许多。”
        “哦。”
        “那我今天可以出去玩了吗?今天的樱花开得好漂亮啊,真想爬上去摘几朵下来做书签。我保证不会离开机构院的。”
        “还是和以前一样,一小时。”
        “好过分哦~医生先生。”少年撅起嘴,略显不满地坐在床边,触不到地面的双脚微微晃悠着。尖细又修长的针头刺入少年的胳膊,从里面抽出一管嫣红的血液。
       【那就好像医生先生的发色一样。】正看着针管发呆的少年不知怎地,脑海内突然冒出这样一个想法。
        医生先生永远戴着中规中矩的帽子,短发被尽数别在帽子里。只有寥寥几根发丝从中露出,那是一种好像鲜血一般的,与自己的发色不同的,妖艳而又好看的红发。
        医生先生不太爱说话,总是一副病恹恹的样子,导致那一双金黄色的眸子总是显得有些黯淡。医生先生工作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干劲,眯着的眼睛好像没有睡醒似的。但是医生先生在每次为他更换药物和做检查时,就会显得格外认真,那金黄色的眸子里似乎流泻出了名为“狂热”的情绪。
        他想,医生先生大概是十分喜欢他的工作的,但又是十分厌恶他的工作的。
        ……
        在少年偷偷观察着医生的同时,医生也在观察着他。这个少年,他是知道的。国防部安全顾问的养子,身患渐冻症,命不久矣。
        自打自己在这里工作以来,机构里不是没有接待过这些身份显赫的人。不如说机构能够成功运行至今,离不开这些人的赞助。那些人似乎永远自认尊贵,认为地位与钱财挡的住病魔的到来。然后在机构的特等病房里又摔又砸,大喊大叫。每到这种时候,他都会冲进去给那些人一记麻醉针。
        院长不止一次的和他谈过,“小开啊,我知道你学历高,就职经验丰富,不应该埋没至此。但做人也不能太高傲啊,得罪了那么多领导,我实在不好调你去其他岗位上啊。”
         即使这样,他也依旧我行我素。对于吵闹的病人永远是选择一记麻醉针上去,让他闭嘴。这次被调成这个少年的专职医生,也只是一场意外。
         这个孩子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自己的死期将至。脸上总是带着乐观的笑容,像一个小太阳一样。明明检查数据显示他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但还是每天逞强的说好多了,想要出去看看。每次他的养父来看他时,都会装出一副精神的样子。有时看见他难受的浑身虚汗,脸色苍白,也没有像其他人一样乱摔乱砸东西,只是把自己团成一团缩在被子里。整个人好像没长大的孩子一样,喜欢玩玩具。整天叽叽喳喳的,好像有用不完的活力。
        ……
        两个人就那样偷偷地在心里评价着对方。时间的流逝似乎变得特别特别慢,仿佛静止于那一刻。

        四月份多的时候,天气总是特别的恰意。冷气才刚刚褪去,也算不上热。临终关怀机构大门旁的花瓣飞舞,粉色的花瓣浪漫的铺满了机构前的整整一条路,那宛如圣地。连多日愁苦着一张脸的病人都露出了少见的笑容。
        一位医生在这个下午请了假,悄悄的离开了机构。医生罕见的摘掉了帽子,略长的红发在风中飘扬。南山的墓地区,一个个墓碑竖立于此。不是很整齐,高高矮矮的。他一向不喜欢来这里,虽然医生是看开了生死的,但是墓地哀伤的氛围实在让他抗拒。
        医生走到一块墓碑前,看了看空空的两手——说实话,他的确不知道来看望逝者该带些什么。毕竟他没有什么去世的家人或朋友,不如说是他没有家人或朋友。
        医生费劲地翻了翻兜,把一小片东西放在墓前,转身离开了。
        那是一片樱花书签。
        樱花在开得最绚烂的时候被滴胶永封,被夹在两片塑料薄膜之间保持着最美的姿态。就好像墓地中沉睡的人。

(樱花花期是四月(´・ω・`)。开开没熬过四月就病死了,所以后来医生在樱花彻底开放时摘下,做成书签去墓地留给了开开。算是完成他一个遗愿。)

3、人满为患的快餐店里,啰嗦的顾客与不耐烦的服务生。【花粗】
       “我……我要一份鸡腿堡。不要西红柿,多一点沙拉酱。”
       “客人,这个要求你在几分钟前已经提过了。”
        “啊……对不起,我忘记了。那……那我再要一杯奶茶,多放点糖。”
        “这个要求你也在几分钟前提过了!客人!”
        点餐处,一位帅气的服务生站在那里。服务生是那种十分耐看的人,略黑的皮肤更显得他阳光,黄色的短发被打理成时下最流行的造型,应对客人时无懈可击的温和态度,都是他的加分项。然而,此时的服务生小哥正毫无形象的绝望的用头撞击着柜台。而他对面的一个留着棕色卷发,脸上带着雀斑的男生有点手足无措的看着他。
        “喂喂喂,你点好了吗?不要在这里碍事啊。”后面排队的客人似乎有那么几丝不耐烦,有些不高兴的对着前面的人抱怨着。
        “对不起!我,我马上就好。”雀斑男孩有些腼腆和不好意思。
        “不点餐就到后面去。”后面的客人似乎已经等不及了,一个跨步向前,把男孩挤到了旁边。
         男孩显得十分手足无措,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只能徒劳的摆了摆手,走到了快餐店的角落坐下。
         服务生看着这一切,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眉头。然后迅速换上完美的笑容,接待起下一位客人。
        ……
        “那个……开心,你过来帮我顶一下班。”服务生向后台挥了挥手。
        “别开玩笑啦,花心!后厨还缺少人手呢,你又要我顶班是要去干什么啊。你今天没有约会吧?”后厨处,一个有着一头扎眼红发的少年探出头来。
        “就一会儿。我马上回来。”服务生小哥说完就脱下了前台接待员的胸针,放在了开心手里。
        “喂喂!你别这么不负责任啊!”开心连忙脱下后厨专用的消毒手套,跑到前台把客人的点餐传达至后厨。

        “喏,客人。你的点餐。”
        正在发呆的粗心有些惊讶地抬头,看见刚刚的黑皮肤服务生正端着一份托盘,上面正放着他刚刚要求的餐点。
        “谢谢你!我,我记性一直不太好。刚刚是不是给你添了麻烦。”
        花心有些无奈地看着眼前腼腆的男孩,他像是被刺激到了似的,突然陷入了“自责”模式。
        “我,我一直记不住刚刚做过的事情。会把重复的事情麻烦别人很多遍,还会忘记许多许多重要的东西,忘记别人让我转达的事情……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只是……”
        “你不用想那么多的。自信点,抬起头来,露出你的笑容吧。”花心露出了他最擅长的,面对人们时,充满自信的笑容。
        粗心抬起头来,直视着花心的眼睛。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嗯!”
        ……
        之后,两人坐下边吃东西,边交谈了起来。
        花心发现粗心虽然人是健忘了点,但是还是一个很真诚的人。还有点傻乎乎的,好像一不注意他就会被人骗走了似的。
        两个人一起聊了很久很久,似乎都没有注意他们正共用着一根吸管喝着奶茶。

被遗忘在前台的开心:mmp
也在这里打工的小心:这怕不是一个假花心

——TBC——

上一篇个位数的热度让我瑟瑟发抖 |・ω・`)。我知道我写的很辣鸡啦……但是你们不要无视我好不好QAQ,哪怕是批评和意见都好,不要让我孤零零的啊QAQ。
以及【相遇】三十题和【拯救世界的英雄】十题两篇你们更喜欢哪一个呢?(´・ω・`)我根据意见再看看先填哪一个坑。

【开宝】拯救世界的英雄 十题【1】

看文须知
◆小学生文笔,OOC有,别打我(顶锅盖跑)
◆文内含大量我的碎碎念,不要嫌烦(´・ω・`)
◆部分情节妄想
◆借梗,且已得到原作者授权
◆全员有٩(ˊvˋ*)و,应该……无cp?
◆每个题目有长有短,风格变幻莫测,大概是看我心情´_>`。【你走】
题外话:明明只想随便写一个题目,然后发现比较好写的同居三十题已经有人写过了_(:з」∠)_,于是发现了这个,然后……怎么能这么适合!这题目简直就是天生为开宝准备好的!怎么能没人写!于是脑子一热就写了_(:з」∠)_。如果我把这么好的梗写坏了,请不要打我( ´^` )。

【拯救世界的英雄】十题
1、只因为一次失手,耳边的赞扬声变成了满大街的辱骂声。
        一记重拳向地面袭去,四周的大地开始龟裂,尘土飞扬,碎石四溅。随着拳头的落下,地下的电线上滑过一阵火花,疾驰着向四面八方流去。“呲啦啦——”,地下巨大的线路正在一点点失去效果,整个城市在顷刻间失去了网络。
        新闻中的消息在一点点的扩散开来,人类是最容易受到鼓动的动物。人群迅速聚集起来,赶到了事发地,用愤怒、谴责、质疑的眼神注视着肇事者。这使人群中心的红发少年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会帮助大家,弥补我的过错的……”慌忙摆着手的少年快要被人群恶意的眼神淹没,在令人窒息般的气氛下打破了沉默。
        “都怪你!我因此失掉了多大一笔交易你知道吗?!”
        “都是你的错!”
        “你才是比那些怪物更可怕的破坏者吧!”
         “这些损失你要怎么弥补?!”
        “趁早滚出这里吧!”
        没有人聆听的辩解很快被淹没在谩骂声中,这一句抱歉根本没有改变什么现状。没有人在意他们刚刚因为少年的努力而躲过的灾祸,人群只在意他们现在的损失。就是那样的,理所当然的接受着庇护。就是那样的,任性的提出着要求。
        人群中心的红发少年将头低的更低了。往日假惺惺的赞美消失的无影无踪,辱骂声还不绝于耳。没有人想过,如果有一天这些连英雄也放弃了他们,那么这个星球就离灭亡不远了。
(开宝大电影1部分情节妄想)
2、生前无人问津,死后全世界都在哀悼。
        “伽罗?那个总是在小心超人身边的跟班?”
        “听说过,似乎蛮厉害的?”
        “哈?你是说那个亡国的倒霉蛋吗?”
        问起很多星星球的民众关于如何看待伽罗,往往会得到这样的答复。
        伽罗一般作为小心超人身边的武器,作为人形出场的次数实在少之又少。又因为其古板的性格,很是不讨喜。群众对于他的崇拜与感激往往仅限于他刚刚解决危机的那几分钟。
        而丑闻往往是传播速度最快的,功绩与荣耀却是最容易被人遗忘。当“伽罗因嫉妒打伤巴尔”这个消息传出时,几乎所有的民众都在声讨他。曾今的功绩与荣耀如过往云烟,没人记起,也没人在意。
        当战火来临,人们终于永远地记住了英雄的功绩,也永远地失去了一位英雄。
        伽罗为保护星星球牺牲。
        这个消息疯狂的席卷了所有民众。广场上战神的雕像正在建造;店铺里那灰蓝配色的魔方正在售卖;战神牺牲的消息街头巷尾蔓延……
       可这有什么意义呢。世界都在哀悼,也改变不了不争的事实。英雄永远在死后被铭记。哈,多么讽刺的事实。
(s7战神传说部分情节妄想)
(这个好像结尾仓促了,主要是因为某些事情这篇拖了好久,再写文风都不一样了。于是就随便结尾了。(。•́︿•̀。))
3、看着他们用自己的名字得到不属于自己的利益。
        战场上,一波接着一波的炮弹在轰炸下来。耳边除了爆炸声,哭喊声和因为头部受创而带来的嗡嗡耳鸣声以外,听不见任何其他的声音。
        硝烟在逐渐弥漫至这个蔚蓝色的星球。这个曾经富饶的地方,拥有过强大的军事力量,丰富的自然资源,发达的智能科技,以及六位忠心耿耿的守护者。然而一切的一切都抵不过内政的腐败。
        守护者们挡的住来自外星的敌人,却敌不过内部的背叛。腐败的官员被外星的图谋不轨者收买,略施小计就将守护者们引入了圈套。
        黑衣的少年屹立在战场上,平日里的冷静早已荡然无存。他身边是早已透支力量而变回了机械石的哥哥们,少年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全身的骨头都好像断过了似的,仅仅是裸露出来的皮肤上还有几处伤口在向出溢血,更不要说黑衣掩饰下的那一滩滩血迹了。
        绿发的少女用打颤的双腿勉勉强强的站了起来,拼尽力量把最后一个保护罩释放在了少年身上。“快逃……小心。”
        逃?自己能逃到哪里去。在刚刚的轰炸中开心为了不让导弹落向居民区,把那枚导弹拖进了敌军的舰队中,希望他最后还是笑着的。花心和粗心为了毁掉战舰中心的控制器潜入敌方战舰中心,花心在能力干扰器的妨碍下从高空落下,在最后依旧要帅气的主角拖下了几十只战舰后依旧没有逃开死亡的命运。粗心这次没有忘记带上炸弹,不过他忘记逃出来了,随着控制器一起消失在爆炸中。在刚刚又一波巨型爆炸中,伽罗把甜心和他推了出来。
        “我……”侧头想要说什么的少年突然怔住了,瞳孔颤抖着。
        回应他的只有一枚静静的躺在地上的机械石。
        我……我能逃到哪里去啊……
        如果你们都不在了!那么无论哪里都不是我的归宿啊!

        在爆炸声,哭喊声,以及嗡嗡的耳鸣声之中,黑衣少年在疯狂的奔逃着。摇摇欲坠的建筑物上在不断落下碎石,身边不时有流弹划过,炸弹一颗接着一颗的落下,大地因此不断颤动。少年只是抱紧了怀里的机械石和魔方,他想要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有可能性,他不想死在这里。

        旧历法20879年,最后的守护者小心超人带领所有在那场浩劫中活下来的星星球遗民躲入地下基地。
        旧历法20880年,星星球遗民凭借自己的智慧成功创造了他们的守护者。
        旧历法20882年,星星球原住民自行组建军队发起反攻行动。
        新历法00001年,在守护者开心超人,甜心超人,花心超人,粗心超人,小心超人的带领下反攻行动取得胜利。

        在开球(?)大典上,所有的人都在赞美歌颂他们的守护者,鲜花和荣耀被奉上,夸耀与赞美相伴在旁。五位守护者被载入史册。而在战争中牺牲的伽罗上将也被重新修建了纪念碑。

        “我想再修建一个纪念碑。”
        “为谁?守护者大人。”
        “……开心超人他们。”
        “可他们不是还好好的在那里吗?大人”
        “那不是他们。”

【这篇好像不好懂,我来解释一下。在前面开心他们的确是变回了机械石,不过因为受损过于严重无法再次激活。于是星星球人分析了机械石的构造,仿造了四个机械石。仿造的机械石激活后没有什么独立的人格,只是具有超人们的超能力。所以文中用了“创造”这个词,因为那根本不是四超人。说白了星星球只想要四个会战斗的战争兵器:),没考虑过小的感受。而伽爷因为没法被解析压根没被复活。我对不起上将,让他又死了一次还炸了他的碑。OTZ,莫打我(小小声。以及年份什么的是我胡编的。】

——TBC——
我跟你们讲(深沉),我的月考成绩快要发了,我恐怕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_>`。如果我没来填坑,那么我手机大概被没收了……_(:з」∠)_

我大概是个冷cp专业户吧……

        默默爬上来找同好。请问有没有吃一拳超人中童帝×龙卷这对cp的太太_(:з」∠)_。还有no game no life 游戏人生中的特图×伊纲。最近疯狂沉迷正太萝莉组。ヽ(゚∀゚)ノ
        你们听我安利童帝×龙卷这对cp啊!一个实际年龄小但心理年龄大,另一个实际年龄大但心理年龄小,(个人觉得童帝比龙卷成熟一点)。想想日常多美好啊!
        朋友不要大意的来跳坑啊!(๑•̀ㅂ•́)و✧

【一个邪恶的拉郎】大概就是一些我萌的罗小黑里面的邪教cp

        蛤蛤蛤,首先谢谢点进来的小天使们花费宝贵的时间来听我唠嗑。罗小黑更新了六年,我追了也有四五年了。其中我萌了不少cp,并且邪教居多。但是!一个人蹲着坑底是不好的!所以!我要安利你们这些cp!
ready?go!
「1」玄离×阿根
        我把这对cp放在第一位的原因是他们大概是最魔性的一对cp了蛤蛤蛤蛤蛤蛤。但是我就是萌他们,怎么办啊_(:з」∠)_。
        先来说说我为什么萌这一对吧。由现在的剧情来看,玄离和阿根明显不是一个人。并且有可能是一种共生关系?在我不知道是多少集中有这样一段对话:
“谛听?没感应错么?”
“没有。”
        在说“没有”时哥哥的嘴没有动!说明那句话不是他说的!
        还有花精灵那一集!一个人被木落仙人困在灵质空间!另一个人在与被木落仙人附体的七果战斗!说明一个是阿根!一个是玄离!
        在这里我首先猜测战斗的是玄离,被困住的是阿根。因为战斗时根哥一副要黑化的样子(?)。那么由此推测玄离的性格就差不多能看出来了。可以看出玄离这个人(这只兽?)平时比较逗比。受伤时问爷爷要饼吃。还有和花精灵小黑他们一起找吃的,找坐骑。但是关键时候会涌现杀意,很靠得住。
        那两人又是共生关系,朝夕相处。彼此关系肯定很好,并且很了解对方。哥哥又很人妻,很温柔。难道这对cp不好吃吗???所以不要大意的来跳坑啊!(敲碗)

「2」谛听×小黑
        这对cp也很萌啊!两人好歹也是有对手戏的人!怎么可以没有人萌这对cp!
        老君和无限明显有一腿(?),上梁不正下梁歪嘛~。他们的上司都那么要好,这对下属难道没有点什么奸情?
        所以这对也很萌啊!跳坑吧!同志!
        还有其他我萌的奇葩cp,例如:杰克斯×元月,老君×元月,无限×玄离……
        而且不是空穴来风啊!我萌这些cp都是有依据的,下次有时间慢慢说。

【谛玄】童话屋(预告)

脑子一抽的产物,鉴于我懒癌晚期不可治疗,于是放出一个预告来逼迫自己码完。
——————————————————————————————
        初夏的天气带着燥热,让人烦不胜烦。微微凉风拂过,绕过某人淡绿色的发丝,再嬉笑着离开。
        那人再转过一个街角,绕过小巷里乘凉的流浪狗,踏过砖缝中走出来的野草。总算是离自己的目的地进了一点。
        谛听有些烦躁。虽然长发被他用发绳随意地束了起来,但他也感到止不住的炎热。我一定是疯了才会决定来这种地方寻求帮助。谛听一边在心里碎碎念,一边从兜里拿出一张折的皱巴巴的纸。
        “南兴路九巷101号,就是这里了吧?”
        谛听抬起头来,看向小巷的尽头。一座小木屋格格不入地矗立在那里——嗯,木屋。在如今这个钢筋水泥的现代化都市中,这种鲜有人至的破旧的小巷里竟然有一座木屋。
        真是有够奇怪的地方。谛听更加感觉到了不靠谱,有种扭头就走的冲动。最终,他还是决定先进去看看——当然,如果这地方真的很不靠谱的话,他一定会拆了这里。嗯,以此来补偿他用三个小时顶着烈日在各种七弯八拐的小巷里找路的辛苦。
        推开木门的那一刻,带响了门前的风铃。风铃清脆的声音好像知更鸟的叫声。在飘飞的铃坠中,谛听也看清了坐在屋中的人。
        “您好,这里是童话屋。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吗?”屋中的人坐在厚重的木桌后冲他笑的灿烂。

————————————————————————
设定大概是……童话屋是一家帮人解决各种恋爱烦恼的店。谛听→玄离,于是去寻求帮助如何追到玄离。剩下的没想好,只是单纯的想写傻白甜_(:з」∠)_。(你走)

【大护法同人】护法与太子的童年二三事

大概就是心血来潮的垃圾产物(´-ι_-`),写的像记流水账一样,自己都快看不下去了。
觉得护法好像OOC了,话特别少_(:з」∠)_。
求轻喷。

1
        太子第一次见到大护法时,那还是在他小时候。母后拉着他软乎乎的小手,向尚未懂事的他介绍着:
        “乖,来打声招呼。这个穿红衣服的哥哥以后就负责保护你了,要有礼貌。”
        似乎从自己见他时起,那位护法就一直保持着少年的模样,几十年都未曾变化过。虽然那年轻的面孔下有着不符合表象的沉稳与冷静。
        那时的太子还不懂得什么叫做危险,只是觉得这个整天跟在他后面,念叨着“这个不能做”、“那个不可以”的人很烦。于是给大护法起了很多外号,譬如“红冬瓜”、“死胖子”之类的。当然,他只会在母后不在时这么叫。
        说他是胖子,实则没有那么胖。只是那过于宽大的红袍显得他身形微宽。不过护法的脸上倒是有点婴儿肥,脸胖嘟嘟的。太子偶尔生他的气时会捏着他的脸颊,看他气鼓鼓的样子倒是蛮有趣的。

2
        太子很烦这个跟屁虫。他用膳时,护法就蹲在屋顶上啃饭团;他睡觉时,护法就倚靠在院子里的桂花树上最粗的那根树干旁小憩;太傅教他读书时,护法就坐在庭院里的假山上望风。
        太子只要一想到自己身边有一个人一直在偷窥自己的生活,就很是烦躁。
        那天,母后不在,太子一个人在屋子里用膳。他小口小口扒拉着饭菜,只觉得这精美的午膳索然无味。突然,他撂下筷子。“噔噔噔”地跑到外面,抬头张望,果然那人还在屋顶啃饭团。
        “喂,胖子。”
        红袍护法低下头来看着他。
        “下来,陪我一起吃饭。”
        护法依旧没有说话,用略带疑问的眼神看向他。
       “你一个人在上面吃饭团不无聊吗?而且那东西又不好吃。下来,和我一起用膳。这是命令。”
        只要一说到“命令”,护法就有些动摇了。他愣了片刻,然后包好剩下的饭团,从屋顶上跳了下来。
        两人一起沉默地用膳,太子却止不住偷偷打量这个红袍胖子。这个人就算是吃饭,也没有把背上背的那柄黑色长杖放下来的意思。似乎那几次见他睡觉时,这黑杖也未曾离手。
        太子后来从他父王那里听说了关于大护法的故事,也明白了这柄乌钢杖对于他的重要意义。(别问我什么意义,官方没说啊┑( ̄Д  ̄)┍,自己脑补一个吧。)

3
        再后来,在那次花生镇之行中。花生人与他交涉,只要护法放下那柄重火器,就可以放他们离开。太子本想用命令逼迫护法放下乌钢杖,但没想到在与他的争吵中,护法竟然真的放下了乌钢杖。
        那一刻,他的内心也震荡了片刻。随后用摔东西掩盖住了自己的震惊。然后,太子看到花生人想拿走乌钢杖。心中一急,喊了出来,才导致了后面所发生的一切。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回到现在。

4
        在那次一起吃饭之后,两人的关系也拉近了不少。两人的交流也不止于下命令和被下命令,教训和被教训了。
        太子一直认为护法和自己的其他玩伴没什么两样的,都是父王派来负责逗他开心和监管他日常作息的。直到那一晚,他才明白护法是来保护他的。
        那晚他睡的正沉,迷迷糊糊间睁开眼睛,只看见一个人影站在他床边。太子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才发现是那个死胖子。
        他刚要开口抱怨,“我说你大半夜的干嘛……”。突然就被捂住了嘴。
        “别出声。”
        他借着月光看见那人的神情是前所未有的严肃,乖乖地闭上了嘴,不说话了。
        然后护法轻手轻脚地走到窗前,猛然翻窗而去。屋外就响起了一片火器交锋的轰鸣声,惨叫声,以及那种肉体被火器撕裂的声音。
        过了几分钟——太子觉得宛如过去了漫长的几个时辰后,外面的声音终于停下了。他蹑手蹑脚地爬起来,小心翼翼地向门口走去。
        就在他的手快要碰到门栓的那一刻,护法突然推门而入。
        “已经没事了,太子请安心睡吧。”
        “你受伤了?”太子敏锐地察觉到了空气中那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没有,那些都是刺客们的血。”
        太子第一次这么讨厌护法穿红袍,这样他连眼前的人是否受伤了都看不出来。护法则是以一种守卫的态度挡在门前,不让太子出去。太子也不想知道外面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场景,只好乖乖爬上床睡觉。
        后半夜他睡的十分不安稳,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还听见外面的院子里有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

5
        第二天天微亮的时候,太子就起来了。待他洗漱完毕推门而出时,外面的院子里站了很多工匠。
        太子有些惊讶,他可从来没有说过要翻新花园。而院子的中间,那个红袍护法正在指挥工匠们的行动。看到他出来,护法的眼里闪过一丝慌张。
        他没有理会工匠的问候,环视院内,便发现了不同。院子里有几处地方被换上了新土,旁边还有一车未被拉走的旧土。太子第一次这么狠自己眼尖,把那些都看了个清楚。那车旧土是红色的,好像被血染过一样的红,散发出一种令人作呕的气息。他实在不想去细想那些土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不远处的池塘边,工匠们正忙着换水。他清楚地看见那换掉的水里都飘着些什么,头颅,断肢,残骸。
        太子感到阵阵反胃——虽然他没吃什么,但依旧忍不住自己想要呕吐的欲望。他几乎可以想象,这个烦人的胖子怎样恶战一番,然后怎样担忧他对于此情此景的厌恶,又怎样小心翼翼地联系工匠,忙活了半夜打理好院子。
        他心烦意乱地回屋,待他再次出来时,院子里已经被收拾地差不多了。已经看不出什么打斗过后的痕迹了,太子几乎要怀疑自己昨晚只是虚梦一场。
         不对,还是留下了痕迹的。太子慢慢渡步至那棵护法常待的桂花树下,一根树干从中断裂,上面留下来火器划过的痕迹。
        太子惊觉脚下踩到了什么东西,连忙抬脚,低头一看。是一个倒扣过来的鸟窝。应该是从桂花树上掉下来的。他蹲下来,把鸟窝翻过来。里面只有一个蛋,上面还有一条裂缝。
        太子把鸟蛋拿起来,轻轻的用指关节叩击了几下蛋壳。“咔——嚓——”蛋壳彻底裂开了。一只身上还裹着粘液的小鸟探着脑袋顶开了蛋壳,胖胖的身子看起来格外好笑。
        “喂,死胖子。过来过来。”他朝那边的红身影挥了挥手。
        护法走过来,有些好奇这位太子又要做什么妖。
        “这个给你。你自己闯得祸,自己负责。”他把手里的白团子塞到了护法手里。
        护法愁眉苦脸的抱着小白团子回到自己的房间。这届太子不知是和他有仇还是怎的,整天给他添麻烦。这大麻烦又给了他一个小麻烦。
        “涅叽,叽。”小麻烦浑然不觉对方的厌恶,张着小尖嘴找食吃。

6
        一月后,太子对于那种血腥场面的畏惧渐渐消除了。再次和护法坐在一起吃饭时,他随口问道上次的事情。
        护法拍了拍背后的包裹,一只白团子费劲的挥着小翅膀飞了出来。然后,“啪叽”一下落在桌子上。
        “唉?你这是给喂什么了。这胖的像个球一样。”太子好奇的拿手指戳了戳。
        大护法坐在旁边不说话。他也不知道小鸟应该吃什么,刚带回来那几天他还会小心翼翼地磨一些馒头屑或者弄泡水的米粒给白团子吃。后来就是自己吃什么它吃什么了。
        “胖子,你有没有给它起名字啊?有了名字才是一个正式的生命啊。”
        “涅叽,叽。”小白团子赞同地挥了挥翅膀。
        “哦,那就叫小涅叽吧。”大护法冷漠。
       “太草率了!起码起个充满艺术气息的名字吧。比如沉香,碧玉之类的。”
        护法白了太子一眼,“都叫你少去西宫玩了,整天和宫女们混在一起,整个人都不对劲了。”

TBC
——————————————
好,完了。我不想写了。应该不会有(2)这种东西,以防万一打个TBC。我也不知道幼鸟该吃什么,有bug就凑合凑合看吧。_(:з」∠)_

记一个脑洞

首先占tag抱歉,就是记下自己码字时的一个脑洞。
自由作家喻×咖啡店员黄
        作家喻在一家咖啡馆写作,进来前先问了店员烦烦这家店什么时候关门,烦烦说晚上十点半。然后八点的时候烦烦想和朋友出去看电影,但店里就剩喻总一个人还没走。于是烦烦去和喻总交涉,希望他早点走。
        看到黄少天走近,喻文州惊觉自己坐的有点久了。于是又掏出钱包,拿出五十元放在桌子上。
        “再来一杯咖啡,谢谢。”
        “额……不是。这位朋友,我能和你商量一件事吗?”黄少天有点头疼。
        “什么事情?”
        “我该下班了。我知道赶客不太好,但是你这样耽误我时间也不太好吧?而且这么晚了你为什么不回家写呢?你看家是多么温暖舒适又方便……”
        “可你说是十点半关门,现在距离十点半起码还有两小时。”
        “可,可我想现在下班不行吗!你也要体谅一下别人的生活啊!我还约了人的,不能放他鸽子吧。你看这个时间其他咖啡店哪里会有人啊?刚刚是我说错了行吗?现在,我说,这家店八点关门。”
        “可那块时间表上写的是十点半。”
        “……”
        “并且你不是店长。”
        ——————
        后来大概就是烦烦希望喻总快走,以后来店里他请客,然后留了自己的电话。⁄(⁄ ⁄•⁄ω⁄•⁄ ⁄)⁄
        然后喻总拒绝了,说补偿他以后再想,然后就走了。后来两人越来越熟,喻总就要求烦烦补偿以身相许了_(:з」∠)_。(什么鬼逻辑关系!)
        好吧,我承认这脑洞真烂。今天咖啡馆码字时的一个设想而已。而且我这OOC又小学生的文笔真是不忍直视。(´-ι_-`)
        总之我就是很懒很懒不想写,但又不想脑洞被就此埋没。于是把它撂上来看看有没有人想捡走了_(:з」∠)_。